· 您当前的位置是:首页 > 企业文化企业文化

鹤峰东报告文学笔会作品:殚精竭力筑“天路”

发布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21-02-05 15:24:17 阅读:459次

陈平章

 

站在滔滔奔流的溇水岸边,向东南天空仰望,高高的八峰山山脊,东西绵延,长长一线,不知从哪里来,也不知到哪里去,群山都躲藏在后面。2020年三、四份,一条新开劈的公路线,出现在这条云天相接的山脊上,看上去,公路线离苍天不过三五米距离,像极了传说中的“天路”。

阳光明媚天清气朗的时候,八峰山一线高大挺拔,树木葳蕤,直插云霞。“天路”躺在阳光下的树林里,断断续续。如果由晴天转阴雨天,云雾蒸腾,天地乳白一色,树影山形全部消失,“天路”笼罩在大雾之中,不见其踪影。如果是薄雾飘逸,“天路”便会隐隐约约,出现在仙境般的天际间。

2020年最后一天的上午时分,我带着采访夏智的任务,披着缭绕的云雾,行走于艰险的“天路”,跨进了宜来高速鹤峰东段土建二标项目部。

夏智是中国大桥局六公司宜来高速东段土建二标工程的常务经理,由他负责承建的宜来高速鹤峰东段土建二标工程,标段全长18余公里,有18座大桥,也称得上是一个大桥的世界。其中的云南庄特大桥,是主跨 150+280+150m空腹式连续刚构桥,目前仅贵州水盘高速北盘江大桥为类似桥型;溇水河特大桥为主跨 310米 中下承式高低钢桁架两铰拱桥,目前只有香溪长江大桥主桥等几座大桥为类似桥型。两座特大桥均具有施工工艺和施工技术要求高,施工控制难度大等特点。

跨进座落在鹤峰云来庄的项目部大门,从板房一楼到二楼,从楼梯两侧,到通道走廊,到处悬挂着各种大桥的精美照片,少说有几十幅之多。走进另一栋综合用板房,通道两侧的墙上,房间内,也挂着一幅幅精美的大桥图片。

在我眼中,这二标项目部,称得上中国半个大桥展览馆。

这个创意,可能有多种含意。首当其冲应当与中铁大桥局建桥的工作性质有关。另外,也应该与夏智分不开。夏智先后参加过4座长江大桥建设,经过了近10年桥梁工程的摔打淬炼,和长江大桥有着不解之缘,是一个对大桥情有独钟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夏智, 19829月出生于湖南安化,20057月毕业于湖南城市学院交通土建专业。

7月13日,后脚刚刚走出校门的夏智,前脚就踏进了重庆菜园坝长江大桥工地,成为一名大桥建设者。

重庆菜园坝长江大桥,位于重庆两路口到南坪之间的长江之上。上下两层,上面跑汽车,下面跑火车。是当时国内最大的公共交通和城市轻轨两用大跨径拱桥,主跨420米,为中国第二大跨度拱桥,钢结构总重18000余吨。大桥创下了三项世界第一。

一个初出茅庐刚刚走出校园的青年学子,在这样的顶级桥梁工地上能做些什么呢?夏智有时拿着皮尺钢尺,有时扛着水准仪、测角仪,从事丈量、测设等基础技术工作。在同行的五六个人中,有同龄人,也有年纪大、工作经验丰富的老员工。夏智除了学习,学习,还是学习。

2007年底,夏智参加建设了两年半时间的菜园坝长江大桥,胜利竣工。

夕阳西下,华灯耀眼。夏智伫立江边高处,江水滔滔,百轲争流,大桥如一道彩虹,连接着大江两岸。两岸高楼林立,大桥一端的引桥,是两个巨大的圆环,灯光亮起,圆环像两个巨大的光环,美丽至极。夏智看着大桥上南来北往的车流,心里充满了快乐与慰藉。虽然自己初出茅庐,只是以一个见习技术员的角色出现在刚刚建成的大桥上,两年半时间,风里来,雨里去,起早贪黑,干着最基础的工作,虽然有所付出和贡献,却又是那么的微不足道,是那么的不值一谈,可能只是千米长桥里面的一小段钢筋,也可能只是一小撮水泥,或者是一粒沙子石子。但夏智觉得,这两年半,收获是巨大的,心情是愉快的。有机会把啃了4年的专业知识,和各项工程实际相结合,把所学理论,运用到实践中,得到实践的检验,和菜园坝大桥是一次幸福的遇见。菜园坝大桥的钢筋混凝土里,有着无穷的学问。菜园坝长江大桥的实践活动,是大学书本的延伸,菜园坝长江大桥工地,是另一所人才荟萃的大学。夏智觉得,刚刚走出的湖南城市学院,里面有“讲师”、“教授”、“博导”。在大学四年时间里,从那些“讲师”、“教授”、“博导”身上,学到了许多理论知识,丰富了学问,打下了人生的基础。而菜园坝长江大桥,是另一所大学,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。他从相关资料上看到,他所在的中铁大桥局,是一个具有60多年历史的国家级团体,是一个顶尖人才荟萃的地方。是中国桥梁工程师的摇篮。在这个大团队里,不仅有各类高级工程师、专家、教授上万人,而且有中国科学院院士、中国工程院院士、大师、全国工程勘察大师数十人。这个团队,是中国高铁建设的主力军,在60多年的时光里,建设了3000余座大桥,总里程达3600多公里。

江风阵阵,汽笛声声。夏智在车水马龙的大桥头伫立良久,思绪仍然没有离开菜园坝大桥,两年半时间的学习和实践,虽然短暂,贡献微小,但收获是巨大的,开阔了眼界,见识了世面。越学习,越知不足,越学习,越觉渺小。

“八千里路云和月,莫等闭,白了少年头,空悲切”。一种责任感、时代感、紧迫感,油然而生。心中似乎有一粒饱满的种子,在心田等待萌芽。


2007年12月,夏智带着对重庆菜园坝大桥的无限眷恋,风尘扑扑转战南京,参加南京大胜关长江大桥建设。

南京大胜关长江大桥,全长9273米,桥面布置为六线铁路,工程项目总投资额45.6亿元。是京沪高速铁路的控制性工程之一,建成后,是世界首座六线铁路大桥,世界上跨度最大的高速铁路大桥,也是世界上设计荷载最大的高速铁路大桥。

夏智看过大胜关大桥简介,心情振奋,热血沸腾。社会发展之快,铁路、公路、桥梁发展之快,真是令人难以想象。

大胜关,全新的工地,全新的感受,能够参加这样的世界级桥梁工程建设,也是三生有幸!

夏智所在的工地,有六公里长。夏智自然还是从事拿皮尺、扛仪器方面的技术工作,以及安全质量管理工作。在六公里多长的工地上来来往往,别人走一趟,夏智他走两趟,别人走两趟,他走得更多。夏天温度高,酷热难当,夏智穿着工作服,戴着安全帽,经常是晒得满脸通红,汗流夹背;冬天,江风劲吹,怒号鸣叫。吹在脸上,身上,像刀割刃刺。有时大雪纷纷,虽然穿着厚厚的工作服,戴着安全帽,脸却冻得通红。板房搭在长江边上,夏智一天劳累后,晚上静下来,就将白天的工作像放电影一样,在大脑里放一遍,总结一天的得失收益,便于第二天施工时加以改进。由于工作认真负责,责任心事业心强,虚心学习,刻苦钻研业务,受到上级领导和同事的一致好评。

滚滚长江水,后浪推着前浪,勇往直前,卷起千堆雪。大桥工地上,堆积着如山的石料、钢材、水泥。运输车来往奔突,机械轰鸣,电焊火花闪烁。工人们要将这些天各一方的材料,有机的组合一起,成为一个完美的整体。在组合过程有严格要求,有技术规范。技术工作者好比厨师在整一桌佳肴,要精心组合食材,把握火候,然后焖、炒、烩、煮,油、盐、酱、醋、味精必须科学理,才能成为美味可口的满汉全席。

夏智在工作和学习中,有了长足的进步,同事和领导都看在眼里,给予充分肯定。

大胜关长江大桥,于20069月开工建设;20099月顺利贯通, 2011111日正式投入使用。

夏智来大胜关大桥工作,转眼就是2年多。2年多里,夏智学习、实践,和大胜关大桥一同成长。

一座桥梁的建成,是另一座桥梁的开始。20107月,28岁的夏智又转战到武汉鹦鹉洲长江大桥。

鹦鹉洲长江大桥也是一座特大桥。国家在发展,社会在进步,夏智在大桥建设中努力和拼搏,也有了新收获。正如老农一样,春天播下的种籽,秋天总会有收获。

2014年12月底,鹦鹉洲大桥建成通车,夏智一干,又是4年。

接下来,夏智转战参加杨泗港大桥建设,这是夏智工作和实践的第4座大桥。

这时候的杨泗港大桥,处于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的筹备阶段。夏智和大家一起,精心准备各类物资,开辟场所,搭建板房,为新大桥早日开工作准备。

从长江上游的菜园坝长江大桥,到下游的南京大胜关大桥,再到长江中武汉的鹦鹉洲大桥,夏智从23岁时走出湖南的大学校门,现在大桥工地上整整工作了9个年头,年满32岁。通过联系,当年的好多男女同窗,都已经谈婚论嫁,组建了家庭,有的已经当上了爸爸妈妈,可夏智仍然过着风里来雨里去,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生活,过着出入食堂,睡大房间的日子。

不是夏智乐意过单身汉的日子,也不完是顾了大桥而顾不了小家,准确的说,是工地上条件艰苦,工作坏境相对险恶,在长江上、中、下游转战漂泊,居无定所,加上工地上年轻女性少之又少。一个风里来雨里去的大学生技术员工,又到哪里去寻求心爱的人呢?

2015年7月,正在杨泗港大桥从事筹备工作的夏智,被调往武汉六公司总部工作。

直到20163月,年满34岁的夏智,才找到了心仪的伴侣,喜结良缘。


一切过往,皆为序章。现在的夏智,从身份到责任,和当年已不可同日而语。

2020年1231日,笔者在宜来高速东段鹤峰境内云来庄二标项目部见到了夏智。也就是楼上楼下,通道走廊,到处挂满了大桥靓影的地方。

38岁的夏智,中等个头,俊朗的脸庞上充满阳光,说话轻言细雨,一幅文质彬彬的书生模样,周身弥漫着文化气息。

5天前的27日,省报告文学采访团的多位作家,在二标段项目部采访几位专家。这个活动,由湖北交投驻驻恩施分公司办公室主任、报告文学作家邢祖巧牵头,并由他负责采访夏智。其他对象都如期采访结束,夏智因为外出,无法按时采访,便将采访任务留下来,转交于我。时值今日,已经5天过去了,有的作家都完成了写作任务。

见面后,我想知道夏智他这些天都在忙些什么,干了些什么工作。如果把这5天的忙碌记录下来,都是很好的文章,应当非常鲜活。

夏智先是为我泡好一杯绿茶,放在茶几上,然后又掏出烟递过来。

坐下后的夏智微笑着说,因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自今年3月开工以来,工作千头万绪,好不容易组织上马,走上正轨,按部就班,抓紧施工。可到了新旧交替的年底,又是千头万绪,先是迎接了州里的两个检查。各个施工点上的技术检查、安全检查、进度检查。当汇报的要汇报,当整改的要整改,没做到位的要赶快到位。捡查组走了,几天压下来的工作,又成了堆,似乎永远也处理不完。工程上的事,百年大计,一点都不敢松懈马虎。人、财、物、技术、质量,任何一个方面,一个地方出问题,也都担当不起。

说了一会儿,夏智站起来给我续了茶水,坐下接着说,二标段从东到西,深山峡谷,悬崖峭壁,全长18余公里,项目部设有72室,3个工区。最多时千把人,少的时候也有几百人。岁末年初,稳定是大事。资金支付要稳定,安全生产要稳定,技术质量要稳定,每一个部门,每一个工区,每一项工程,都要稳定,不能出问题,凡下面搞不定的,玩不转的,莫棱两可的,你都要去处理,你都要去妥善解决。部门的,工区的,或打电话,或找上门来。有的事情可以现场办公,当面解决,有的需要会议,一天到晚,事无巨细大小。工地上日夜不停工,很多时候需要你的奉陪。

夏智站起来接听手机的时候,我再次下意识的端详夏智。他衣着朴素,整洁,干净,体态轻盈,似乎比同龄人显得年轻,像个刚出校门的大学,虽然很成熟的样子,但看不出有多老练。为什么选择他夏智挑来这么重的一副担子,让他夏智来独当一面,主管一方?他虽然也有菜园坝大桥、大胜关大桥、鹦鹉洲大桥、杨泗大桥的施工和筹备的经历,有9年多在桥上摸爬滚打的积淀,还有在六公司总部4年的淬炼,也有从一线到机关,从理论到实践阅历,但从已经掌握的材料看,还是比较普通,略显平淡,并没有值得可圈可点的地方。

夏智接完电话,不急不缓地接着说,20193月,他还在武汉大桥局六公司总部时,公司就行文,任命他为现在的职务:中铁大桥局宜来高速鹤峰东段土建二标项目经理部常务经理。此后,曾多次到现在的工地了解情况,熟悉场地,从事后勤工作。

在这次采访结速3天后的202112日,在我的要求下,夏智通过微信,发来了他的简历,我点开看了以后,才对夏智加深了了解,才知道大桥局六公司委夏智以重任的依据是什么。

简历是极其枯燥的。但枯燥的简历,真切记录着夏智15年的人生过往。是夏智的打底之履。“物有甘苦,尝之者识”“道有夷险,履之者知”。

2005年7月,重庆菜园坝长江大桥项目见习生、技术员。

2007年12月,南京大胜关项目部技术员、助理工程师。

2009年6月,加入中国共产党。

2010年7月,武汉鹦鹉洲长江大桥项目部安质部长、助理工程师。

2012年10 月,武汉鹦鹉洲长江大桥项目部安全生产总监、工程师。

2014年7月,大桥局六公司安全质量监察部副部长(主持工作)

2015年,中国中铁工程项目全员安全教育培训工作“优秀安全讲师”。

2016年4月,大桥局六公司安全质量监察部部长。

2017年,荣获“大桥局五一劳动奖章”、荣获中华全国铁路总工会“火车头奖章”。

2018年7月, 大桥局六公司安全生产总监、高级工程师。

2019年3月,大桥局宜来高速鹤峰东段土建二标项目部常务副经理。

简历还有:一级建造师(公路专业)、注册安全工程师和高级工程师。

要说明一下的是,前两个职称,是通过全国统一考试获取的。高级工程师,是在前两个具备的条件下,由专家评定的。

夏智取得了3个职称,具备了驰骋于公路、桥梁建设的通行证和敲门砖,资质硬硬的,杠杠的。

原来,年轻的夏智,早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还在工作中获取了大把的荣誉,可谓“又红又专”。

可那天在项目部采访夏智时候,对于这些进步和荣誉,夏智却闭口不谈,以致于使我下山后,在电脑上整理材料,准备写作时,觉得夏智太过年轻,浅薄平凡,竟然觉得没什么值得一写。

回过头来看,那天热情为我递水续茶敬烟的夏智,原来是一个意气风发,却不肆张扬的年轻人;是一个步履坚实,工作扎实、锐意进取,却性情内敛、为人低调的人;是一个内涵丰厚,基本功扎实,有能力担当重任,却十分谦虚谨慎的人。

夏智从重庆菜园坝大桥一路走来,十几年的步履,没有连升三级,没有跨越式的平步青云,而是一路走得步步铿锵,脚印扎扎实实。

夏智的过往,让我记起了一段耳熟能详的名人名言。老子在《道德经》中所,“合抱之木,生于毫末;九层之台,起于累土千里之行,始于足下。”

看完简历,我明白了,中铁大桥局六公司有员工1500多人,可谓人材济济高手如云之地。把一个18余公里长,投资18亿多元的高速路工程,交给这样的人来掌管,来指挥,是夏智努力进取不断拼博的结果,也是大桥局六公司知人善任、任人唯贤的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在项目部2楼夏智的办公室四壁上,挂着许有关宜来高速的图纸,有全景的,有局部的,一张挨着一张。夏智的项目部办公室,像电影中挂满军用地图、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军的作战室,而这个挂满各种图表的“作战室的“将军”就是夏智。

站在五彩缤纷的图表前,“将军”夏智从东往西介绍说,在他们二标东边,还有一个标段,称为1标段,有20多公里,由中交二公司承建。在他们西边,是已经建成的宣鹤高速。中间18公里这段,就是由他夏智团队所担负的东段土建二标,从东到西的18余公里中,有特大桥18座。其中有三座是特大桥。加上高架桥,宜来高速东段二标,就是一个桥梁的世界。

我说,难怪你的项目部是一个桥的世界。

“将军”夏智接过话头说,是呀,二标段桥隧比为百分之78以上。其中各类桩基1073根,预制T1871片,混凝土71万余方,钢筋、钢筋网片、钢绞线共约7万吨;累计填挖土石方520多万方,钢桁拱8236吨。

我看着图表说,3年半,18公里长,一千多根立柱,近两千片T型预制梁……,由这些材料,组成一条巨龙。

是的,我们除了要组织这些材料,还需要科学、严谨、合理的组合这些材料,不能出现任错误。组合时间约42个月,组合的资金约为18亿元。这是一场硬仗,也是一场大仗。

我看着图表上一座座大山,一座座桥梁,一条条隧道,心里想,作为组织、组合这条巨龙的“将军”夏智,身上的担子,真还不轻。难怪在和夏智的接触中,总是见他思考多于言语。

在项目部办公室盖主任的陪同下,坐着工程车,前往燕湾大桥工地。车出项目部,离开鹤南线,进入唐家铺村道不远的山脚下,左侧有一大片工地进入眼帘。

工地上,布置着一大片钢打铁铸的机械设备,设备有大有小,有的成片躺在地面,有的像林木,直冲云天。虽然一闪而过,看一眼仍让人振奋。盖主任告诉说,那是水泥搅拌站,搅拌好的混凝土,从这里运往相应工地。除了搅拌站,还有工地试验室、钢筋车间、预制场等。二标段像这样的搅拌站、工地试验室、钢筋车间、预制场等工作区,共有3个。

汽车往深处走去,道路宽阔,标准,两边插着五色彩旗和一幅幅宣传宜来高速公路的牌子,让人一路感觉生机勃勃。盖主任介绍说,湖北交投在建宜来高速期间,还担负了帮扶唐家铺村脱贫致富的任务,这路,就是湖北交投投资建设的扶贫路,交投公司还投资400百多万元,建成了唐家铺大桥,前面不远就是。

我们在燕湾大桥工地上停下来,戴上安全帽,走进工地。工地上停着一辆混凝土罐装车,就是从我们刚看到的那个搅拌站开过来的。罐装车高高的红色管子,从车上升起,然后打横,然后垂下,在空中形成一个弧形。工地上,车来人往,又下过雨,一片泥泞,还有积水,踩上去,稍不注意,就翻鞋口。

在技术员的引领下,小心翼翼走近大桥桩基,只见那根从空中垂下的红色的管子,正在往桩坑中注入混凝土,可以听到混凝土往桩基里哗哗流淌的声音。

这里有一片桩基,有的已经浇筑出了地面,有的还是空荡荡的。我探着头,小心观察着没浇筑的桩基,只见偌大的基坑,底下黑乎乎的,深不见底。现场指导施工的技术员说,这组桩基,口径达2.5米,有的深30多米,有的深40多米。

现场枝术员很年轻,瘦高个,斜挂着一个工具包,满脚泥泞。在我脑海里,他似乎就是当年的那个在重庆菜园坝大桥、南京得胜关大桥、鹦鹉洲长江大桥上,或拿着皮尺,或扛着仪器,风里来,雨里去,满身灰土,满脚泥泞,当施工技术员的夏智。

为什么要挖这么深的桩基呢?我问当年的“夏智”。

“夏智”说,因为宜来高速经过的地段全是高山大川,喀斯特地貌,溶洞发育,地质复杂,桩基的深浅,与每一处的地质相关联,必须科学合理。设计时可能2030米,实际操作时,可能3040米,甚至更深,实际施工以安全可靠为标准。

站在泥泞中,我指着一座已经劈了半边,裸露着坚硬岩石的大山问“夏智”,那座山要完全劈掉吗?

“夏智”摆着手说,不劈了,桩基比那座山高多了,它躲藏在下面,比高架桥要矮一大截子呢。

看了燕湾大桥场景,听了简短介绍,让人心情激动、振奋。燕湾大桥,只是高速公路东段二标段的一个小小的工作点。

我们来到云来庄大桥工地时,正是中午时分,建设者们都回驻地吃午饭去了。工地上,立着几十个红角的钢架,钢架上原本蒙着防雨防雪的塑料布蔓,便于日夜施工。塑料布蔓现在已经拆除。顶天立地的钢架下,躺着一排排整齐的桩坑。每个桩坑都有我家的客厅那么大,上面罩着白色防护网。我数了一遍桩坑,一排五个,两排十个。转个方向,走了几步再数,原来还有两排,10个,共20个。桩坑周围,放着巨大钢筋铁笼子,横躺着,都有几人高。那是基柱的骨架。有的骨架已经吊装放进了基坑,有的还放在平台上,等待放进去。安放骨架的巨大吊车,就停在旁边。

盖主任告诉我,云来庄大桥主桥长280米,两边各有引桥150米。最高的1314号桥墩,除地下几十外,分别高出地面83.5米和75.5米,直冲云天。

当我站在万丈悬崖峭壁上,遥望大桥对岸工地时,盖主任一边嘱咐我,悬崖峭壁的,一定要小心,一边继续介绍说,先前看的燕湾大桥和眼下的云来庄大桥,都是特大桥,都是二标段的控制性工程,但和溇水大桥比起来,都还不是最大的。

离开云来庄大峡谷,车从河谷盘旋八峰山腰,来到溇水河大桥工地。工地上有成片建筑,彩旗飘扬,车来人往,,吊车巨臂左右挥动,一片繁忙景象。

溇水河特大桥建在溇水河大峡谷之上,全长328米,大桥结构新颖,技术含量高,同类型桥梁较少,工艺和技术要求高,施工控制难度大。二是材料运输和存放困难,施工组织难度大,安全风险高。

站在溇水大桥东侧的悬崖峭壁上,一边是大桥工地,一边是八峰山隧道工地,盖主任介绍,隧道已经掘进800多米。

看着热朝天的劳动场面,看着宜来高速有序推进的场面,心里想,即将呈现在这莽莽群山之中宜来高速,不能不说是高速公路中的又一个奇迹。

这一处处堪宏大的工地,就是“将军”夏智旄下的战场,每一根钢筋,每一撮水泥,质量好坏,进度快慢,安全生产,百年大计,都与夏智密切相关。好在夏智之前已经在4座长江大桥上工作了近10年,走过了从士兵到将军的苦履。

原本是想和夏智一同到工上看看,听听他的感受,却没有如愿。先前,看过燕湾大桥后,在项目部吃午饭时,就我和盖主任两人。我问夏智怎么没来吃饭?盖主任说,他要赶到恩施开会,没时间陪您,对不起。

那他空着肚子走了?

应该吃盒饭了走的吧。

这时我弄明白了。夏智应该上午出发赶到恩施,参加下午的会议,因为要接受我的采访,所以,将上午去恩施的时间腾出来了,利用中午休息时间赶路。

我想知道夏智深入工地的样子,盖主任说,他经常身穿着黄色安全背心,头戴安全帽,行走在千山万壑莽莽群山之中的工地上,查桥基,钻隧道,看料场,发现问题,现场办公。满脸汗水,一脚黄泥,风尘扑扑。



自上次采访夏智后,眨眼整整一个月过去了。2021130日,我又一次来到天地相接云雾漫天的云来庄,走进了那个挂满大桥图片的项目部。

与一座座大桥图片擦肩而过,走到夏智办公室,门敞开着,我便走了进去。一会儿,夏智出现了。夏智上前握手说,又到农历年底了,工人干了一年,春节都要回家,工程要结算,要结工资,杂事特多。

我说,你平时也是个大忙人。

夏智边说,边用小电壶烧水,然后为我泡茶。他自已却没有泡,也没喝。

进屋就一直站着的夏智,屁股刚挨上椅子,就有员工进进出出,有的拿着账单,有的拿着文件,等待审查签字。有的什么也没拿,口头问询请示。夏智掏出来的烟,没来得及点上,又放进了口袋里。

刚说了几句话,夏智接了一个电话后说,对不起,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,您先坐一下。

我又一次看夏智贴在墙壁上那些大小图表时,项目部汪书记进来了。之前,我和汪书之间有电话联系,还加了微信,只是没见面。

高高大大身材伟岸的汪书记,非常随和,性情开朗,快人快语,有一见如故之感。

我说,汪书记,你们来到大山深处,为我们修高速公路,改变交通现状,厥功甚伟。汪书记笑说,也感谢你们,是你们恩施的高速公路,是湖北交投,为我们提供了工作机会,才有钱拿,才有饭吃,才能养家糊口。

我很喜欢汪书记幽默实在又富有哲理的话。笑说,你当书记的,担子很重。

汪书记说,我一个帮手,夏智的担子才重,责任重大。

我问夏智都有些什么责任。我显然是在明知故问。

汪书记说,这条高速路吧,穿山越岭,悬崖峭壁的,到处峡谷深渊,溶洞阴河,到处都是云遮雾罩,地形特别特别复杂,桥梁隧道特别特别多,图纸设计和现实场景,千变万化,工程上的事,不可能纸上谈兵。实际工作必须因地制宜,与业主平衡,与沿线民众沟通,中间环节极端烦琐,所以说,夏智作为项目常务副经理,实际上的一把手,责任特别重大,搞砸了,哪个担当得起?当然,搞得好,三四年时间,把高速路顺利建成,按时通车,也会有成就感,能干成一番事业,这也是人生追求。

汪书记的话,很随意,却又一次引起我的共鸣。有很谈得来的那种感觉。接下来的话题,仍然围着夏智。

汪书记说,他和夏智年纪差不多,也就大他一岁多两岁的样子,配合了将近一年,非常融洽,关系很好,无话不淡。多数时间,我们都能想到一起。为了把二标段一班人带好,夏智非常关心员工,处处都是以人为本,夏天高温,项目部把矿泉水、毛巾、洗衣液送到工地,有时还熬好绿豆汤送到工地上,让员工们降温解暑,冬天,天气寒冷,给工地员工们送保暖鞋之类的物资,节日期间,把肉、禽、蛋、水果送到工地。除了为工地集体夏送清凉,冬送温暖外,对于有子女考上了大学的员工,就给予祝贺慰问和适当的物质奖励。还有,今年新到工地的员工有25人,他们大多是刚刚走出学校大门的大学生,无论工作还是生活,很多方面都不适应。于是对员工们表现出无微不至的关怀。给每个新员工都配备两个“导师”,一个工作导师,一个生活导师。这些关心和爱护,不仅让新员工留得住,不分心,而且能让新员工早日适应环境,积极投入到高速路建工作中去。

我说,这些工作你当书记的肯定做得多。汪书记说,那也是按夏智的安排部署行事。我说,你们都是从工地上成长起来的,怎么做,最有经验体会,夏智从湖南城市学院走进重庆菜园坝大桥工地一路走来,体会深刻,所以知道怎么做。

我们又说到夏智的家庭上。汪书记说,夏智他结婚迟,小孩才一岁多,还没上幼儿园。我说,听夏智说,他34岁结婚,小孩应当三四岁了吧?汪书记说,好像没有,才一岁多吧。后来问夏智,孩子是20198月份出生的,真的才1岁几个月。我们算了一下,夏智20203月份前来宜来高速东段工地时,小孩还是六七个月的婴儿。

我问汪书记,你的孩子呢,多大了?呵呵,现在六岁多了,我结婚比夏智早。我说其实也不大,正是需要爸爸关怀教育的时候。你们长期在外,风里来,雨里去,为了大家舍了小家。夏智自2005年从重庆菜园坝大桥开始,15年多的时间,有10年以上是在大江大河工地上,现在又到深山峡谷修高速公路。

汪书记笑说,都习惯了,既然选择了路桥这个工作,就得以身相许,忠贞不二,不可能婆婆妈妈儿女情长了。

正在和汪书记一边说话一边喝茶,谈得很投机的时候。一个从事财务工作的青年员工走进了夏智的办公室。因为刚刚说到新员工大学生的情况,我让他也坐下,谈谈自己的感受。

青年员工叫胡志成,25岁,来自江西南昌,财务专业本科毕业生,20207月底进入宜来高速二标段项目部,从事财务工作,办公室就在夏智旁边。

问他对夏智的印象怎么样,都有什么个人评判。瘦高个、戴着近视眼镜的胡志成,稍显拘谨。说下学后就来工地,才工作几个月,说不好什么,对夏总的总体印象,就是他很忙。白天办公室门关着,不见人,晚上上十点钟,我们加班都下班了,他办公室的电灯还亮着。还一个印象,就是他经常去财务室,叮嘱我们财务人员,该发的工资、补助什么的,必须按时发放,不能拖欠,有时还催促我们。他对新来的员工很关心,曾经几次问我,适不适应,有什么困难。前些时下大雪,气温低,他就安排给员工每人加了一床棉被。还给工地上的员工们送了劳保棉鞋,保暖的那种。到底刚走上社会,刚参加工作,不知道什么是园滑世故,说话的神态和语气,给人很实诚的感觉。



下午5时许,夏智终于回到办公室,但屁股没挨椅子,说要到溇水特大桥工地上去看看。正好,一个月过去了,之前去过的云来庄特大桥和溇水河特大几个工地,现在长啥样了?我真还想去。加上前几天,新华社、《人民日报》等媒体,都先后对这两个特大桥进行了报道。看了令人振奋,也心生向往,尤其喜欢玩相机的人,更希望去工地上看看实景,顺便拍些照片,发发朋友圈,玩玩抖音也好。


今年32岁的李紧,来自湖北黄陂,是为夏智开车最多的师机。我两次单独乘坐李紧的车。李紧每次上车后,只顾闷声开车,一般不说话,不交流,这可能是司机的职业习惯。

今天几个小时前,我在县城上了李紧的车后,就主动与李紧闲聊。问宜来高速东段工程的事,问夏智的事,在这些话题方面,李紧都能畅所欲言。他说,夏智只比他大六岁,人很年轻,但责任重大,18公里长的工区,大山大岭,河谷低洼,地形复杂,桥梁多,隧道多,全线三个工区,多时上千人施工,指挥协调起来,肯定不容易。

我说,你能不能具体说说,怎么不容易,他下工地的时候多吗?你都什么时候送他下工地?

李紧说,他经常起得早,五六点钟,就赶在别人没上班之前去了工地,他有时候又赶在工地上快下班的时候去工地,夜里十一二点才回项目部,很辛苦。

那为什么要这样呢?为什么要反着?为什么不趁工地上人多,正常施工的时候去了解情况呢?

是这样子的。李紧说,工地上的领导,不像行政官场,不像机关单位,什么时候过早,什么时候上班,什么时候午休,都准点准时。工地上的领导,早上去得早,工人没上班,便于和工地负责人一起,研究布置当天的生产,工地上情况复杂,山里天气情况变化也大,夏天说下雨就下雨,冬天严寒,变化也大,说下雪就下雪,说绞凌就绞凌,所以要提前分析可能出现的情况和问题,提前解决。

早上可以提前安排工作,那别人都快下班了,又去干什么呢?

李紧说,下班之前,可以总结当天的工作,有什么问题和困难,机械设备需不需要调剂,有的工段需要挖机,有的工段需要运输车,有的地方需要钢材,有的地方需要水泥,情况各不一样,如果下班前了解到,就可以及时调配,打电话,发通知,第二天上班,各行其事,按部就班,有利工程进展。

李紧开车不多说话,但有机会,还是蛮健谈的一个小伙子。在九峰桥上云来庄那段之字拐时,李紧把车调到最佳线路上,放慢了速度,接着说,夏总去工地上,安全问题,质量问题,都要管。他看到工人的手套破了,鞋子烂了,就要求工段负责人及时解决。看到工地上太热,就安排送防暑物品。如矿泉水、绿豆汤之类。他既管大事,也管小事。

听了李紧的话,我觉得夏智清早下工地或傍晚下工地,真是太有道理了。夏智的行为,让我立马想到“预知预判”“殚精竭力”“防患于未然”,以及“运筹帷幄之中,决胜千里之外”一类的词汇。


我站起身来,分别和汪书记、青年员工胡志成握手告别,然后随夏智从办公室出来下楼。李紧把车开出项目部大门,没走多远,就是风起云涌的云来庄大桥工地。我们下车,只见一左一右,两台巨大的吊车,正伸着擎天巨臂,吊着巨大的钢筋笼子,往基坑里面放。夏智告诉我,每一个笼子的直径有3米,10余米高,桩基深度不等,最深的有42米,一个月前,盖主任也曾向我作过些介绍。说桩基出地面后还有80多米高。那天我和盖主任曾经数过一遍的那20个巨大的基坑,大多已经浇灌混凝土,桩基大多和地面平齐。每一个桩基都向上露着一段钢筋,密密麻麻,像破土的雨后春笋。有十来个戴着红色安全帽的工人,正在施工。

离开云来庄大桥,我又随夏智来到大桥的东北侧工地上,有一处柱子群,已经长出地面30多米,直冲云天。夏智说,那是引桥的柱子。我说,好有气势啊。夏智说,我们目前还是“地下工作者”,一直在做“地下工作”,等过了农历年,明年下半年,桩基露出地面,节节拔高,那就有看头了。

我们上车后,李紧把车从云来庄半坡往下开,跨过云来庄公路大桥到达对岸,再贴着陡峭的八峰山上行,一路盘旋,来到溇水河特大桥工地。一个月前,由盖主任开车,也是这么先下后上。

时值腊月十八,春节眨眼就到,很多工程都按了暂停键,但溇水河特大桥工地仍有不少工人在坚持施工,有的在烧电焊,有的在锯钢材,火花四射,机声隆隆。一个月前看到的巨大的基坑,已经浇灌了混凝土,工地面貌一新。

站在东侧悬崖,脚下无法看到,向西看过去,万丈绝壁上,一道道黄色泥痕,像一副巨大的山水画,非常壮观震撼。这峡谷两岸磅礴场面,就是新华社、《人民日报》刚刚报道过的工地。我开始没看见对岸有施工人员,夏智说,要仔细看,果然,在长焦镜头里,看到了不少头戴安全帽的施工人员。

夏智又一次向我介绍了这座特大桥的特点和建设难度,以及建成后的美丽雄姿。


作者简介:陈平章,男,土家族。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,湖北省报告文学学会会员。出版新闻作品集《溇水涛声》;长篇报告文学《风雨江坪河》获恩施州“五个一”工程奖;长篇小说《怪病》荣获“最具传奇影视改编潜力奖”。曾任鹤峰县广播电视局局长、县委宣传部副部长等职。



Copyright(C)2020 www.jtexjs.com 版权所有:湖北交投鄂西高速公路建设管理有限公司

地址:湖北省恩施市黄泥坝,施州大道310号  邮编445000

鄂ICP备20003734号-1  电话:0718-8213446  邮箱:exgsgl@126.com  管理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