· 您当前的位置是:首页 > 新闻资讯新闻资讯

雨雾难挡秋花艳——鹤峰东高速劳动竞赛侧记

发布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20-11-03 09:56:29 阅读:741次


一声震天炮响,舒家隧道开始进洞施工了。

那时节,还在5月。疫情刚刚解封。那山摇地动的一炸,让整个儿湖北为之动容。因为,那是二度闹春的惊雷,那是疫后重振的号角,那是打开鹤峰县出山坦途的时代强音。

鹤峰东高速公路,是一株疫后的花,打它撑开花骨朵儿的时候,就已经惊艳武陵山区。大疫之下,一花独放的光彩,备受追捧。

9月底开始,这里又打响了劳动竞赛发令枪。决战一百天,攻坚保目标。年初疫情,春夏汛情,入秋淫雨,这个年成太不顺。完成年度任务的所有希望,都寄托在4季度。大战、恶战、决战,除了“怯战”“心惊胆战”,大凡与“战”相关的词语,在这里都用得上。

10月31日,鹤峰县雨、恩施州雨,整个鄂西南乃至武陵山区,雨。

雨不大,但绵密、持久、有耐性,不仅足以打湿地面,而且入地三尺,加之丰沛连月的雨水,已将大地、山川淋了个透,也将高速公路建设者的心浇了个透。

雨中的花,含蓄地开,有朦胧之美。但是,少了形象的鲜明,就没了令人一望铭心的绝美。总觉得,眼里、心里都缺了一点什么。

这天,湖北交投鄂西建设公司总工陈禹成,技术部负责人罗昌宏、副部长赵远庆和新到公司的两位来自武汉理工大的研究生王鹏达、吴龙烽,他们迎着细雨薄雾,奔赴鹤峰县燕子镇,“雾里看花”。

为一条马路对穿。燕子镇的主街道,是新近升格为351国道的鸦来路。据说,这是1957年春夏,湖北省第三任省长张体学,徒步考察鹤峰县后,决定修建的一条横贯恩施地区南四县的山区公路。

新中国成立后,湖北省第一位来到恩施考察的省长张体学,结束了恩施南四县不通公路的历史。60年后,湖北交投人让这里实现了“县县通高速”。

然而,对于鹤峰人,一条进山的路,远不能满足其美好出行的梦想。通往宜昌、武汉的鹤峰东高速,自然而然地成了盘桓在他们眼里、心里的梦想之路。

行车一百七八十公里,抵达中交二公局项目部。门前是“351”一段笔直的下坡路。上坡车扯着嗓门儿轰鸣而过,下坡车风驰电掣夺人眼球。好的是项目部规划建设时,将大门建成了一个喇叭口,有了个缓冲地带,才让马路上风一样呼啸而过的车辆,避免了与项目部驶出车辆的“飞吻”。

没有日常饭后的午休,他们径直来到鹤峰东高速二标王家隧道进口右洞。“削竹式”洞门,与周围生态环境有机结合,起到了修饰周围景观的作用,照顾了人们的审美习惯,给人留下美的感受。

分台阶开挖的隧道内,大家沿着一架钢筋焊接的铁梯子,次第攀高,小心翼翼上到第二级台阶。

迎接他们的是一个个张开豁口的溶洞。大大小小,满布洞壁。像脱贫前山里人家的房子,墙壁和屋顶,天穿地漏。那景象,着实令人惊异。

这时,在陈禹成等人面前,现身一个“彩色人”。脸上笑容是“彩色”的,眉飞色舞,眸子贼亮,常绽精光。红色安全帽上绑着一大两小3个高性能“矿灯”,上身重重叠叠穿了三件均可单穿的外套,由内而外分别是拉链口的绿色毛衫、点缀着各种图形符号的红色登山服、黑色的领口和袖子衬着蓝色下摆的防寒服。现场就数“彩色人”最兴奋。他全程笑意盈盈,眉飞色舞地讲述着他过往的辉煌和他在这个隧道现场的巨大发现,恰如九死一生发现美洲再历经艰险回到欧洲的哥伦布转世。

“彩色人”是一位参与过众多高速公路隧道溶洞勘测的某探险俱乐部资深成员。恩黔高速公路大岩坝隧道大溶洞、花果山隧道大溶洞,宣鹤高速雷家坪隧道大溶洞,都留下他的深入冥府的足迹。难怪,他要用一身“彩色”,护住身体的阳气,摆脱幽冥晦气的追缠。

“彩色人”带着满布精彩的笑容告诉大家,“午夜,我们将进入溶洞地下深处,一窥幽冥究竟”。在场许多人惊掉下巴,目瞪口呆。

隧道内已是阴气丛生之地,溶洞深处,除了凶险万状,更是幽暗至极,至阴至晦。

各地隧道施工队均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。隧道施工期间,严禁女人进入。许多人百思不得其解。其实,这跟中国文化的阴阳学说有关。阴阳五行说,早已弥漫神州。天阳地阴,男阳女阴,上阳下阴,外阳内因……对阴阳学说的一般认知,早已不再神秘。因此,自然得出隧道外阳气环绕,隧道内阴气十足的结论。男人凭一身肝胆、周身阳气,这才与隧道内的隐晦之气形成一个相对均势。属阴的女人一旦进洞,两阴叠加,便是至阴。至阴环境下,男人阳气式微,势必打破阴阳平衡。失却阳气护体,便是行尸走肉,百病缠身。谁个男人还敢挺身洞中,横枪立马?阴阳之说符合朴素的辩证法思想。两者彼此依存、互相促进、相互为用、不可分离。但关于女人不能进隧道的“规矩”,却难有根据。

白天随日东升,阳气抬头,为人类活动提供了最佳时机;傍晚日落而阴气生,且渐至浓郁。时至夜半,便是至阴时刻。“彩色人”为什么偏偏选择在这个时候,潜入幽冥深处?

陈禹成解释说,“百日大战”劳动竞赛,鹤峰东高速公路项目隧道施工,早已实现全工序作业。从清晨至午夜,施作不停。揭示出溶洞后,掌子面停工了,但是后续的仰拱和下台阶开挖、二衬施工如常。打钻的轰鸣、车辆的进出、爆破的撼动,都会造成山体震颤。这时候进入溶洞,极易发生洞顶坠石、掉块儿等情况,危及探险人员生命安全。因此,深入幽冥的时机,只能在午夜隧道停工之后。

探测结果,是制定溶洞处治技术方案的依据。洞内情况怎么样?他们只能静待结果。

脚踏实地,着一个“实”字,对每一次迈步的力度、劲道进行了“量化”。它有别于凌波微步、凌空蹈虚,必须一个脚印一脚泥。“实”才能接地气,“实”才能立定脚跟,“实”才能推进工作。

鹤峰东项目最先进洞的舒家隧道,掌子面有工人在焊接初支拱架。焊花烁烁,弧光闪闪。强烈弧光映射下,工人的身影倏然间放大到无限。

隧道施工,没有孰轻孰重之别,点点滴滴都是重点。陈禹成率技术人员逼近隧道施工掌子面。开挖台车两边的“翼展”,贴近隧壁,他们勾着身子钻进去,能抬头的地方抬头,当弯腰的地方弯腰,借着强光电筒的照射,仔细察看围岩情况。有了直观印象,他们退至开挖台车外,拿出图纸,比对着围岩变化,判定是否需要技术变更。这里超挖,那里欠挖,要找到原因。初支拱架布设及锚杆长度、间距是否与设计一致?机械化换人、智能化减人,新理念落实是否到位?机械湿喷手、雾化养生设备运用情况,都是他们上心的地方。

因为检查,掌子面挺枪打钻的工人暂停作业。没了马达的轰鸣,隧道内顿显宁静。钻孔机在歇气,工人依旧忙个不停。检查管路、拧紧螺丝、保养机械。想拍张工人打钻照片,请他们摆个pose,他们毫不扭捏,挺直腰板儿,双手扶稳钻枪,如英雄挺立战场,高大英武。尽管反光背心糊满泥浆不再反光,尽管黑色塑料“围腰”溅满斑斑污迹,尽管带着口罩的脸庞分辨不清他们的真实模样,但那眼神儿,黑白分明,依然有大战的激情在燃放。

疫后重振,劳动竞赛,就是这样的精气神。

“方案管总”,是项目建设的灵魂,也是陈禹成一行督战的重点。工程技术,往往是一个项目能否顺利建成的关键。技术先行,更要脚步先行、身体力行。陈禹成有个观点,技术工作的阵地,首先在现场,靠一双脚践行。现场不清,情况不明,何来方案?与其说方案是做出来的,不如说是用脚步量出来的。

踏着泥泞,他们凭一双脚,又量到了杉树坪隧道进口施工现场。项目部隧道3队施工队长林辉,好精明的一个人儿。年轻且多英气,硬朗而颇具内涵。听说,短短几年,已经考下可适用于隧道工程施工管理的诸多证照。他的管理思想中,一直有这样一个故事,不断激励着他……

福建龙岩,一个巨大煤矿洞口。“老王”那时刚好15岁,干不动重活,下不了矿井,就在洞口的临建项目上拌和砂浆,每月70元工资。收入微薄,但每到发工资的时候,他都会挤出一点钱来,两块钱一包的香烟买几包,5毛一袋的花生米拿几袋,还买些糖果,打几斤白酒,犒劳身强力壮的同事们。此后,他干不了的活儿,有人帮他干,他不懂的手艺,有人教。后来,老板看到小伙子为人厚道,心思灵敏,干活机灵,便委派他担任更换道砟施工的主管。小王第一次当上了小头目。煤矿道砟,与铁路道砟一样,到了一定年限后,铁轨下的碎石磨掉棱角,就失去了弹性,需要换掉。小王手下六七个人,多数比他年长。但他尊敬年长的,亲近年轻的,疼爱年少的,迅速形成了分工合作、抱团取胜的战斗团队。每月都能完成和超额完成任务。

老板看在眼里,有心栽培。每月除工资外,还特意奖励他15元钱,相当于月工资的十分之一。小王拿到手后,不是存起来,而是尽快花掉。或者根据工友表现,每人一个小红包,或者请大家喝点小酒,一起乐呵乐呵。

小王的理论是,工人听从指挥,他才能做好这个小头目,也才能拿到奖金。在他看来,没有手下兄弟的照拂,他当不了这个小头目;没有这帮的兄弟努力,他拿不到每月的奖金。因此,总是把自己的好运与兄弟们连在一起。有了好处,首先想到手下的兄弟。

当年的小王,现在已经是老王。但是,那些关于小王的故事,并没有随着小王变老而淡去。

在沙树坪隧道进口端,林辉继承和发扬了“小王精神”。自隧道进洞施工以来,一直与最先进洞施工的舒家隧道,保持着在鹤峰东项目的领先优势。截至10月底,单洞掘进500米,二衬进尺也达到了360米。

战端一开,并非一路打冲锋。有迂回战、有拉锯战,也时不时遭遇“反冲锋”。沙树坪隧道进口,左洞进尺到113米处,突发溶腔淤泥垮塌。数十方黄泥夹杂孤石,一个“反冲锋”,顷刻间便“攻占”了隧道掌子面。

按照施工合同约定,需要实行技术变更。

陈禹成一行,会同项目分部、总监办、项目部工程技术人员,经过现场查勘,立即召开技术变更会议,研究形成变更方案,并签订了会议纪要。次日,林辉报告,按照变更纪要,已经清除淤泥,恢复隧道正常掘进。

小的方案,现场确定。大的方案,三天出图。这就是决战时速,这就是竞赛的氛围,这就是攻坚的态势。

天黑了,陈禹成一行夜宿鹤峰县。大家静待这那些潜入幽冥的人带回王家隧道大溶洞的探测数据。

这是一个难耐的夜。

不知道幽冥深处的情况,掌子面必须停止作业。拿不出处治方案,施工单位无所适从。那么多工人,那么多设备,每天都在“烧钱”。工人要发工资,设备要给租金。人员设备何去何从,项目部如何应对,都等待着技术方案。

11月1日,溇水河上,细雨轻飘;八峰山腰,云雾缭绕。雨,继续围困鹤峰。

陈禹成知道,昨夜探险队的成果,需要整理,下午才能见到分晓。于是,上八峰山,查看溇水河特大桥宜都岸拱座开挖情况,解决大桥基础施工存在的技术问题。

溇水河特大桥,为主跨310米中下承式高低钢桁架两铰拱桥,桥型结构新颖,施工工艺和施工技术要求高,施工控制难度大。目前已知香溪长江大桥主桥为类似桥型。

站在宜都岸边,脚下是千寻绝壁。溇水河如一条深蓝的蛟龙,游走于急峡深处。偏头俯瞰,脚底生寒。

透过镜头,对岸景象尽收眼里。已经开挖的拱座,为施工便道环绕。四周山峰,轻雾如絮,丝丝缕缕,萦回山腰,好似一幅印象派画作。不禁令人想起马奈、雷诺阿这些描绘自然景物,把握瞬间印象的大家作品。

值午休时间,看不到作业的工人,自然也见不到竞赛的场景,令人生出雾里看花花不发的感慨。

吉普车驶过一个山头,沿着陡峭山坡开凿的施工便道,来到八峰隧道横洞施工现场。记得半月前来过这里,有了一些变化。横洞进洞处,挖了一个数米深坑,不知几多高程。又是因雨停工,不禁令人唏嘘。

陈禹成一行撑着伞,站立雨中,细细探讨着下一步施工方案。八峰隧道进口端,连着鹤峰东项目施工难度最大的控制性工程——云南庄特大桥。这条横洞的施工进度,控制着云南庄特大桥大里程桥台开工的时间。

雨中撑伞,是一幅画,但是阴雨天气,看不清画中人脸上的色彩。一片云雾飘来,瞬间模糊了画面。

画面切换。鹤峰东一标会议室。

那个“彩色人”终于出现了。他依然带着眉飞色舞的精彩,飘然而至,仿佛云端降临,而非幽冥深处。

他一坐下,等待已久的人们便围了过来。只见他熟稔操作电脑,展示出红外线探测结果和一张张景象神奇的照片。围观者眼神儿中有期待、有焦虑、有疑问……

照片揭示,溶洞较大,在隧道洞身下方,呈倒三角形。长约70米,宽约隧道的三分之二,深约100米。溶洞不稳定,而且有水。这些尚不全面的信息,已经给隧道施工蒙上阴影,在项目经理胡志勇脸上,格外分明。

陈禹成要求项目所有隧道施工,务必做好超前地质预报工作,务必重视开挖过程中出现的异常情况,确保施工安全。他表示,下一步将会同设计单位做进一步勘察,尽快制定处置方案。

……

雾里花开,少了些明艳。但天气预报显示,进入11月后,除了几片云朵下有一滴蓝色“露珠”,其他时间都是一张张黄黄的“烙饼”。在晚饭时间,令人口齿生香。

我相信:雨雾难挡秋花艳。“百日攻坚”,一定会功德圆满。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(焱赫草就于2020112日下午5:48

Copyright(C)2020 www.jtexjs.com 版权所有:湖北交投鄂西高速公路建设管理有限公司

地址:湖北省恩施市黄泥坝,施州大道310号  邮编445000

鄂ICP备20003734号-1  电话:0718-8213446  邮箱:exgsgl@126.com  管理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