· 您当前的位置是:首页 > 企业文化企业文化

一场好雨

发布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20-07-18 11:10:14 阅读:242次
邢祖巧


一场雨,不能乱下。故杜子美有“好雨知时节”的佳句传世。

今年入夏,下了一个多月雨,小雨中雨大雨暴雨大暴雨特大暴雨,没了庄稼,毁了田地,坍了墙壁,塌了屋顶,滑了山坡,满了江河,淹了城市,害了人命。下得没规没矩,叫人骂娘,还令老天爷难堪,气得吹胡子瞪眼。

7月16日零点,湖北建恩、宣鹤高速公路在一场大雨中正式通车。

尽管南方大雨成灾,但一场雨下在这个时间节点,我还是要赞美它,这是一场好雨。

建恩高速通车,意味着湖北安来高速向秦巴山区又逼近一步;宣鹤高速则让恩施州实现了“县县通高速”目标。可以说,这是一场精准脱贫的“及时雨”。

这是一场大雨,我觉得更像暴雨。雨点子“嘻嘻莎莎”击打地面,一砸一个坑儿。先平地起水,再淹没脚背,然后在低洼处成潭成渊。由一圈一圈的波纹,变为一层一层波浪。你想想,那雨滴得有多大。

74公里多的建恩高速,在国家高速公路网络中,可能只有一厘米长,但它大有来头。原先叫银北高速,银川至北海不好使了,改为银白高速,银川至百色。主线还是不行,那就变联络线,不过是第一条联络线编号G6911,陕西安康至湖北来凤,是为安来高速。

安康,在陕西东南,北依秦岭,南靠巴山,属于秦巴山区。来凤,属于武陵山区,共和国勋章获得者、时代楷模张富清转业到来凤,在那里生活了六十多年。

打开中国地形图看看。秦巴山、武陵山,两大山区,都是贫苦地区,中间还隔着雄伟的巫山,幽深的巫峡。一个太高,叫天障;一个太深,叫天堑。

偏偏,高速公路建设者不信邪,建设安来高速,打通巫山巫峡,誓将两大集中连片的贫困地区连成一片。

这个意义太重大了。国家将其纳入交通扶贫“双百工程”项目之百项骨干通道之一,据说建设过程由国务院督办。

这次开通的建恩高速,是安来高速湖北北段,建始县至恩施市。安来高速湖北南段恩来高速,即:恩施至来凤段,已于2014年底建成通车。

宣鹤高速,是湖北省级高速公路,省里、州里特别重视,由湖北交投一把手挂牌督办。在地方上,比建恩还重要。它最大意义在于,结束了恩施州鹤峰县不通高速的历史。如果不是有了个神农架市,就可以说湖北“县县通高速”了。

这场好雨,是上天带来的贺信,那篇信有点长,每一个雨点,都是一只配了音乐的文字,“嘻嘻莎莎,潇潇洒洒,洗洗刷刷,稀里哗啦”,一阵急,一阵缓。音域有宽窄,音量有高低。演奏美妙,富有喜气。

天空是一个音箱,阔大无朋;大地是一面巨鼓,举世无双。雨点和人类在鼓面起舞,踩着节奏,时紧时缓,顿挫抑扬。一场雨下来,就是天地的合唱,万物的交响,人类的颂歌,跳跃的诗章。

那天上午,承担建恩、宣鹤高速建设的工程管理人员,顶着暴雨上路,在正式开通的时候,来一场处女游。用眼睛和屁股体验自己浇灌的果实,用嗅觉和灵魂感受汗水酿造的芬芳,用左脚和右脚迈出湖北交投人步履的矫健。

三台车,四十人,先走建恩,一路北上,再南下东进细读宣鹤。既定路线,一竖一横,沿着鄂西南骨架高速公路网,走到恩施州最后通高速的鹤峰县。

过城区,上高速,一抬头,恩施大峡谷到了。

哦,这是一个专为方便恩施大峡谷游客上下高速而建的收费站。原本叫虎岔口,但有人觉得,这是给恩施旅游帮倒忙。一只猛虎,张着血盆大口,堵在进出景区的必经之地,一副要吃人的样子,哪个游客敢来?

改、改、改,干脆改名“恩施大峡谷”。

于是让你有了大峡谷景区顷刻而至的感觉。其实,去大峡谷,还有几十公里。

这一改,就改成了恩施大峡谷的一个十分“嚣张”的名片、一扇硕大无比的窗口。如果付广告费,一年得花几百万吧。同时,也印证了一句话:打蛇打七寸,扶贫贵精准。

在鄂西南,高速公路扶贫,就是帮助恩施州卖生态,卖绿水青山。卖给谁呀,卖给都市男女饥渴的眼睛和牙唇。

你想想,在武汉在北京,你见过恩施那样的高山吗?哦,北京有八达岭、居庸关,似乎也很高。但那里有恩施四季绿翠翠的生态,有小溪大河如屏山峡谷一般清凌凌的水吗?再说物产,恩施的马尔科富硒土豆,真的堪比麦当劳的鸡腿子,就更甭言什么油香儿,包谷粑,魔芋鸭,膀扣席和那个养人不醉的遍山大曲啦。牙齿咀嚼,嘴唇吸味儿。看看,谁能经受得了这样的诱惑。

所以,扶贫攻坚最智慧的成就,就是做到了“精准”两个字。“虎岔口”改“大峡谷”,把湖北高速公路扶贫,一步就精准到了“根儿”上。

雨一直下。继续北上,直望巫山。

我曾经专门研究过安来高速。你看看,从恩施北进,高处有巫山十二峰,低处是深峡是绝壑是长江天堑。如果站在巫山之巅一打望,南边是武陵山,北边是秦巴山。突破巫山巫峡,两大贫困山区就可以连成一片。如果站在卫星上看这一条线呢?那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景象。银白高速、安来高速竟能连接起东南的大洋,西北的大漠。可以让太平洋的浪花,浸润西北大漠的风尘,一个更加神奇的意境壮美呈现。

在大山一统的铁壁合围中,千百年来,鄂西南“不与秦塞通人烟”。唯一商业活动就是挑盐贩茶,至今仍依稀可见盐茶古道遗迹。

而今,安来高速正在南北“对攻”,湖北已经挺进至建始县城以北的陇里,距离鄂渝边境不过11公里。站在边界线上,听得见重庆向南打通安来高速的隆隆炮声。据说湖北这边,建始北项目那11公里路段,今年就可能开篇。三五年后,从恩施开车去西安、兰州、银川,乃至整个大西北,都可以“横冲直撞”,一往无前。

飘空而过的巫山神女,是古代人们无法突破巫山巫峡“天限”时的美好向往,今天,已经无需歆羡。

征服巫山巫峡,无数人已经走在攻坚的路上。

车启动,再向前,雨雾中,南下恩来高速,在当阳坪,转道上了宣鹤高速公路。

远山云缠雾罩,模糊的视线里,山成了不曾聚焦的老照片,如老花眼没戴老花镜。雾里看花,景物一直不曾分明。美,其实很多时候,只存在于模糊中。

过岩屋坪隧道,进入分水岭隧道。两个特长隧道,就是两座时光隧道。穿过去,鹤峰县就进入高速时代。

岩屋坪、车洞河路段,属于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缓冲区范围。公路两边,看不到一处开挖痕迹,亦没有弃土填压的遗存。一草一木不能动,一虫一鸟不敢伤。建设者用最自然的诗画,诠释了工程建设与大自然的和谐之美。

刚说雨生云,又见云生雨。再美的景致,都从雨化来。

一路上,随山势抬高,云化雨,雨变云,如梦如幻。左边是湖北七姊妹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,右边是湘鄂两省边界上的八大公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。两边山上,都有珍稀植物珙桐,其花色洁白,形似白鸽,故名鸽子花。

在七姊妹山最高峰火烧堡上,每年夏天,迎风翻飞的鸽子花,如万只白鸽起舞,景象奇绝,让天空大地膜拜。

这些树,这些花,在高速公路建设者眼前,树是山神,花是仙子,都是大自然的精灵。他们以最严苛的方式,发起长达三年的“环保风暴”。花树花仙,秋毫无犯。

不久前,一位朋友用无人机拍摄了一张照片,宣鹤高速宛如一条多彩玉带,逶迤在青山绿水之间。惊现天路云中绕,盘曲上九霄的壮美景象,恰似人间仙境。

云雾缭绕的意境,曾经为许多艺术大师推崇,像中国水墨画大师齐白石、黄宾虹、徐悲鸿、张大千、傅抱石等高手,翻手为雨,覆手为雨。掩谁露谁,尽在掌握。只消一会儿,高高的山巅隐去,却偏偏让你想象出无上的高;秃秃的土石也隐去,云雾一晕染,一袭华衣衬美人。

其实,我们的高速公路建设者,都是艺术大师。用穿山越壑的艺术,令大山蜕变成一幅绝美的图画。

打破大山一统的“铁壁合围”,仍然需要无数“艺术家”的努力。穿越分水岭特长隧道时刻,仿佛仍有这样的“艺术家”、这样的创造者在打钻、在喷锚、在放炮、在出渣、在突击,他们依然挺立在高高的分水岭上。

过分水岭,宣鹤高速进入中交四公局承建的路段。看似懒懒的一段斜坡,却是最不平凡的一段路。

我曾送给全线最年轻的项目经理刘旭斌一句话:任何困难压不垮。通车后,我还是这个评价。

第一个完成驻地建设,第一个建起沙石料场,第一个完成梁场标准化建设,第一个打出第一片T梁,第一个架设T梁,第一个打通首座隧道……

他们在全线,一鼓作气创造了十多个第一。

接着,他们遭遇了湖北高速公路建设史上最大溶洞,鄂西高速公路项目群最大滑坡和最严重的阻工事件。又成为全线第一个被迫停工的合同段。

新华社一位签约摄影师,拍摄了一组太平隧道溶洞照片,当天点击量达到五六百万次。那个滑坡体有30多万立方米,而且因地质结构太复杂,治理方案迟迟定不下来。

两次红线内阻工事件,更是耗去了他们一年半时间。一次是一个普通的土地补偿个案,正常补偿不过几十万元,但是,被当事人无限放大,最后要价1.07亿元;奇峰关林权纠纷,也在主线范围内,当地村民组织四五位七八十岁的老人,搭个窝棚,在那里驻守了一年多时间,导致几百米路基,整整18个月不能动弹。

直到2019年上半年,地方和上级公司领导检查,依然坚定地认为,宣鹤高速年底建成无望。

然而,到当年11月,我看到的景象,竟然是那样的令人热血沸腾。路基、桥梁全线拉通,边坡正在防护,路面工程上面层即将完工。

一只拉杆箱,一个背包,沉沉的。刘旭斌走出学校大门,一脚踹进社会。愁眉不展,四顾茫然。那是17年前的情景,宣鹤高速,也成了他参与建设管理的第七个项目。有了这份不菲的经历,我相信,刘旭斌指挥打仗的经验和战术,已经炉火纯青。

我很欣赏新来的指挥长说的一句话:指挥部是指挥打仗的司令部,司令部就要有指挥打仗的样子!

刘旭斌,就有点指挥打仗的样子。

那天,公司新来的一群研究生,吟唱着歌德的诗行,也行进在我们的队列中:军号一召唤,我们就响应,不管去寻欢,还是去送命,这就是突击,这就是人生。

此行终点,鹤峰西收费站已在眼前。突然想起两天前,号称“中国仙本那、世外古桃源”的屏山景区老板熊家喜告诉我的一组数字:他说,没开通高速公路的淡季,景区每天只有三四百人,疫情解封后免费开通那段时间,最多的一天接待四五千人。屏山周边“一城三镇(容美镇、太平镇、下坪镇、燕子镇)”都是这条高速公路的受益范围,占了全县人口的1/3

熊家喜说,宣鹤高速,就是老天送来的“及时雨”。(转自中国作家网)

Copyright(C)2020 www.jtexjs.com 版权所有:湖北交投鄂西高速公路建设管理有限公司

地址:湖北省恩施市黄泥坝,施州大道310号  邮编445000

鄂ICP备20003734号-1  电话:0718-8213446  邮箱:exgsgl@126.com  管理登录